• <th id="4gyi2"></th>
    <th id="4gyi2"></th>
  • 正北方网 > 文化 > 悦读 > 正文

    梦比花香远

    作者:马力 责任编辑:何娟 2019-05-03 15:03:00 来源: 光明日报

    韩雨晓摄

    奉化是桃乡,所产水蜜桃,天下有名。春刚到,桃花就闹开了,弄得枝头红红粉粉。山野如笑。

    世人爱花,浅了说,乐赏风景之美,深了讲,聊寄心底之情。寄情,少不了诗与歌。在中国,咏花诗词历来不少,蔚成诗歌史上的一个品类。群芳馥郁,四时皆有绽妍,只说春花。梅花之俏、海棠之媚、杏花之娇、梨花之洁、玉兰之雅、月季之丽、素馨之清、牡丹之艳、杨花之柔,我数出的几种,虽以各色姿容夺着古今目光,却未将风流占尽,只因更有桃花在。桃花应期而开,独得一段芳春。《红楼梦》里的儿女,在秋爽斋偶结海棠诗社,又到藕香榭办菊花诗会。转年初春,海棠社改作桃花社,众人雅集潇湘馆,拟了诗题来咏桃花,薛宝钗冒出一句“从来桃花诗最多”。我虽身在大观园门墙之外,却也明白此话的不虚。

    花能入诗,便不会枯,不会凋,永是清鲜永是香,衰飒的朽态是不见的。

    歌子也是老的好。《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》,蒋大为唱了几十年,我也听了不知多少次。歌词是邬大为写的,溯其祖籍,他应是浙江奉化人。到部队体验生活,是那个时代创作的必修课。乌苏里江边的珍宝岛,鸭绿江畔的河口,邬大为都是走过的。大概是机缘吧,采访的一位小战士,也从奉化来。握枪守卫北疆的年轻士兵,想念东海之滨的亲人,想念家乡的桃树林。过去听蒋大为唱“桃花”,固然觉得好,多半因了曲调之美,此回亲闻不少人提起那段旧事,懂了:此歌能感心动耳,全在词中的情感之真。

    珍宝岛、河口,我都是印过屐痕的,况且我从小就到了北大荒。这首歌曲尤能触着我,觉得句句都是从心间流出的,其情、其境、其神、其意、其韵、其味,皆美。在这歌里,形象极明艳,为宾的是桃花,为主的当然是人。套用“人面桃花”的典故,虽未必尽意,风致总还带着几分,令人悠然远想。

    歌声里,奉化人听出了乡愁。

    浙东的天气,暖得早。三月的桃花,已很好看。林家村的桃园,一派浅粉深红,满坡满岭,饰了妆。妆容浓淡,倩巧入时,遮了剡溪的眼波横,压了雪窦的眉峰聚。四近山水,都还只是桃园的清丽衬景,花枝的冶逸妖娆,实难描。就冲这,绯赤欲流的蜜桃,当然是阳春时节最惹眼的角色,捧场的主顾便是那不分长幼的赏花人。

    万树桃花,颜色太浓了一些,我把头一抬,眼睛里尽是无边的花红,燔山熠谷。寥廓的晴空下,仿佛正上演一场白日烟火。每座昂仰的峰峦都是巨大的火把,喷射奇丽的炬焰。瞧着瞧着,觉得那极目而红的光芒是悠悠飘移的,一抹一抹朝天边卷,舒展而畅意。此番花景,宜远观。周敦颐赏爱莲花,写下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”的话,也是这个意思吧。

    桃树是小乔木,不高大,高大了,就不是桃树了,也少了纤秀的姿态。望着褐色枝干从泥土里伸出来,果枝轻扬,扬向太阳,这时的我,感到甜稠的汁液在汩汩中往身上流,润了心。总不能果子结得好,又怪其矮小吧!夭夭之桃,自己不会择势,而种树人能让它们高到山上去,灼灼其华就接了天,比彩云还明灿,开屏的孔雀也会艳羡。

    桃花,株株开得盛。漫山翻涌嫣红的波浪,这春天的光色哟,欢欣地奔淌,消融了严冬未阑的寒意。一花一叶,只消入目,心就暖了。

    心思细的人,会踱近桃林,让花影遮了脸。不这样,意兴似无所凑泊。我也抱此念,慢下脚,低回于丛簇的几株。心静才可瞅得真:薄薄的瓣儿蝶似的栖上虬枝,又因那浅淡的红而微含一点羞。轻吐的繁蕊软若柔丝,呼吸之间,暗觉花香袅袅。正贪享着,那边山上传来歌声,调子响到云里去。这一刻,丛桃的清芬嫩蕊,飞入梦中的芳春。

    山下坡上,压满了人。那么多游春的男女,在薄薄的花阴里,在幽幽的浮香中嚷着,笑着,跳着,跑着。这么鲜的春花,谁见了也要着迷,忘了回自己的家;这么热烈的色彩,能燃起爱,对画里江山的爱,心底便有了诗。花海中的观览,得着感官之悦,更得着心灵之醉。无花的生活,该是怎样的寡趣;无花的世界,该是怎样的沉暗。故此,爱花的老少愈加流露出对于人世的恋念与不舍。植物王国的芳泽,充溢情感天地。

    春日是多梦的季节,桃枝的繁英给远近山岭遍披锦霞,映红了东海的碧涛,更将未醒的酣梦染红。

    桃树的生命里,韶秀总和春光一起临世。桃花开着,春便不尽,尽了,还盼着来年呢。时序景观中留着岁时演变的痕迹,俺们心里装着十二花令,“桃花流水窅然去”,又有何忧?往复的节候中,“看看又是残冬过,满眼韶华一片春”,鲜润的桃红,在那儿候着呢。

    花上的阳光也是红的,催着桃子熟。过几个月,桃子露出酡颜,就该离枝。我的齿颊哟,好像叫香美的桃汁给浸甜了。

    浙东乡土作家,素怀血性硬气,赤子之心也极深挚。偏爱抒写故园风物,实为寄情。《故乡的杨梅》我读过多遍,它的作者王鲁彦,是镇海人。跟他同姓的王任叔,家在奉化大堰村,他写过山麓溪岸的桃花吗?真想知道。

    待到再逢春,又是满山红。

      (作者:马力)

    声明:

    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正北方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  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正北方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  三、转载声明: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,以便发放稿费。

   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:

    电话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    内蒙古快3买豹子_内蒙古快3买8个胆码 向佐怼滕华涛| wps| 一念永恒| 丰田| 岳云鹏当爷爷| 女人我最大| 三亚4.2级地震| 向佐怼滕华涛| 百度糯米| 女人我最大|